两耳不闻窗外事

《雄霸天下》里有那么一句话:“倚楼听风雨,淡看江湖路”,对于我这从小在江湖长大的人来说,在最年轻的时候就见惯了人群中的人情世故,有些心机、事物对于我来说就见怪不怪了,江湖里充满着酒色财气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心机,如果你从小天生是那种爱与人斗,其乐无穷的角色,我觉得人生前三十年你已经品味了人生种种了。

所以对于外界的国内外的新闻,花边新闻、身边人出的各种段子,以及身边人说完的各种段子,你听完前半段内心里基本也能断定的了后半段的所以然了。好比今天跟朋友出来聚会聊聊天,听见朋友说我身边的发小因为洗钱进了局子,听完以后就觉得根本见怪不怪。

一个半月前和发小儿聊他的工作,因为他把正经工作辞了,所以他跟我另外一些发小打算做夜市儿上的生意,俗称也就是小摊小贩,卖卖水爆肚啊、油炸臭豆腐、铁板鱿鱼之类的,因为这些东西也是暴力,有很多夜市的小摊主们忙活一个季度多些,基本也能挣下这一年的开支生活费用了,所以他做这个的时候我还是特别支持的,一到晚上下班我就去他摊上给他帮忙,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他又把设备卖了,觉得这些小摊抛去成本开支不挣钱,所以就不干了。

不干就不干了吧,在找个工作继续上班吧,原本以为找了个小额贷款公司给人办贷款,那知道跟身边一些人挣快钱,居然跟人家一起洗钱,金额不算很大50W左右,金额不大但是法律面前可是无情的,该判判该拘拘。(这里就要普及一下了,如果你身边有朋友想用的你银行卡走流水的话,尽量还是不要外借,你不清楚这笔款项到底是什么钱,从你银行卡里走流水,也算从犯之一)。

在科普一下洗钱这个事情需要判多久,50W左右看获利多少,但是不管多与少基本判定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。聊天的时候朋友还跟我说,被JC带走的时候坐在车里,给身边第一个发消息的是我身边的一个社会人儿,我内心里想的是,第一个发消息给他基本这眼界也算是必死无疑了,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居然能想到的是他!!!从小到大都没拉你往人道儿上走,居然还能发个消息让他身边的人捞你,能捞到的着么?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跟我这个朋友就喝点小酒聊聊闲天,基本我俩也就散局儿了,转天白天的时候给这进局子的发小儿女朋友联系了一下,大概的内容就是我要了发小儿父母的电话,然后告诉他女朋友,有什么需要搬扛的事情、或者有啥难题尽管电话联系,直接又给发小儿的母亲打了个电话,也是差不多的内容,毕竟我这发小儿不知道要判多久,平时在一起称兄道弟那么多年,别回来看自家儿子进去了,连个哥们儿都不给家里带个平安,因为从小我俩都是她母亲给我们做饭吃,所以联系这个发小儿的母亲比较多,打电话的时候也跟他母亲也说了,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就这么着吧,反正就几年的事。

对于我来说我身边的人,作祸作死的太多,很多事情都已经习以为常了,只能说人五官相识、三观相知,思维逻辑不在一个平行线上的人早晚会出事情,很早步入社会看见太多身边进局子被判的事情,这在身边还算是不错的了,经济案要比打架斗殴、涉黑要好的多,也希望这家伙能在里面好好改造吧,其实我觉得如果真在里面被判了,其实也不算坏事,好好的在里面看看书,等出来以后虽然有案底在身,但是也希望出来能做个有用之人,但愿别破罐破摔到底,因为破罐破摔到底的真的太多了。

其实我还是喜欢我的小世界里的生活,曾经年轻用了常人几倍的努力洗去了身上的匪气,戒烟戒酒,努力去学习然后提升自己在职场上的经验,完完全全已经脱离了那个世界,但是又多多少少能听见曾经年轻时候身边的故事。

两耳不闻窗外事》有2个想法

  1. 一叶竹

    很多人都喜欢去赌,去赌自己的运气。然而在走上这条路的时候终点就已经注定了只是长短的问题。

    回复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