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实话实说

简单的内心独白,啰啰嗦嗦也讲不明白。

冰释前嫌的前提是身份对等

这几天场馆格外的冷,因为北方下雪下的特别的大,听说有的北方积雪能有一楼那么高,想想也挺可怕,不过说起来这个事情也过去有段时间了,在店里我也是帽子加上我的超大围脖,这样还算温暖一些。前些日子晚上下班的时候,刷了会儿段视频,然后看到了本山和范伟的新闻,两个人重归于好,然后在评论区里我看到那么一句[……]

显示全文

来自爷爷给我的爱

记得早晨睁眼就有早点吃的年纪,那个时候还是8、9岁的时候,上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早点也很便宜,爷爷基本每天早上都会给两块钱或者五块钱,那个时候我记得两块钱能花很久,五块钱久更别提了。

为什么突然写这么个事情呢?是因为前两天的不久,晚上下班很晚,爷爷给我突然打了个电话,本来我们住的就是楼上楼下的事[……]

显示全文

朋友才更加要给予彼此支持

人到了一定的年纪,所有的事情就开始做减法了,为什么这么说呢?如果兴趣爱好很广泛,就会减少比较多的兴趣爱好,只留心里那么喜欢的一两样儿好好钻研,价值观也是同样如此,等同价值交换才会觉得这个事情是有必要的,这个价值远远比不上等约的价值,就会做减法甚至就彻底的抛弃,做朋友也是如此,不管是“网友”还是现实中[……]

显示全文

域名和博客的老话题

从来没觉得博客过时,只不过就是一代新人换旧人,旧人在一个局限的圈子里会感觉没有新的血液,久而久之就觉得生活类博客的圈子里就那么点人,写博客的更新日志的也就那么几个,然后觉得女博主十个手指头也能数的过来。以前还会觉得这些话题很悲伤,有的人离开有的人消失匿迹,但是经历多了后发觉其实也什么,本来互联网就是[……]

显示全文

任何职场环境的Pua,都显得档次很低。

前些天我们店里的负责人说跟我们签就职合同,中间的过程就不多废话了,轮到我签合同的时候,我就说我想自愿放弃保险,因为我想自己上保险,店里的保险基数比较低,说实话是我自己特别看不上的保险基数(基础薪资+绩效+提成)为的是合理避税,所以我就觉得与其上那么低的基数,还不如自己上保险,保险基数最起码上的比较高[……]

显示全文

互联网十年里破鼓万人捶

其实吧,我写这么个玩意儿我也知道有些矫情,但是就算是矫情我也想写写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但凡某个年代里有些趋势的产物,就总有吃人血馒头的事情,从曾经定义“网瘾”以及“网瘾少年”那个年代开始,算一算至今也有十多年了吧,从互联网“搜索引擎”到“网瘾”就有太多的墙倒众人推,破鼓万人捶的趋势。

当年搜[……]

显示全文

跌倒了就在爬起来,赢了在哭。

一号开始融入了新的团队,有些许不适应的地方,也有自身快速融合团队的适应能力,回想一下自己跌跌撞撞的两年,有些路真的是自己没有走好,看了一下这两年的负债情况,差不多还有三十万多要还,然后3号负责人想跟我签合同,苦笑了一下然后就签了,期间负责人可能也看出来了什么,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,问了问我是否有需要还[……]

显示全文

终是婊子无了情

前些天写了一篇博文,有一个发小儿怎么把自己折腾进去的,然后人情冷暖的种种又来了一遍,反正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,所以写这个博文的时候没有夹杂任何私人感情来指责谁,为什么那么说?发小儿折腾进去以后,跟她女朋友联系了两次,期间一次找她要发小儿父母的电话,一次就是问是否有开庭宣判的消息,但是真是赶寸劲儿了。

[……]

显示全文